拈花微笑 -- 把這份情傳下去

最後一次陪母親逛街,是那年二月我到溫哥華探望父母時。

媽突然要我陪她買幾件新衣,參加社團活動時可以穿。這是很不尋常的舉動。

媽一向生活如清教徒,視穿衣打扮為浮華不實。雖然心裡覺得奇怪,我還是立刻開車載她到購物商場挑選;

在如山的衣服堆中挑出可以一試的款式,再到試衣間不厭其煩地一件件試穿。

提著大包小包回家,在屋內整理新衣服的同時,我問她買衣服的感覺好不好呢?

當然好啦!那為什麼以前如此排斥呢?

媽坐在床沿說起她當小姐時代,就兩件上衣一條裙子上班,衣服可以天天換洗,裙子可就要在噴過水、夾上報紙壓在竹蓆下連續穿一星期,因為薪水都拿給外婆當家用了。

外祖父為另一個花枝招展的女人不願回家,媽從小身受其害,潛意識裡她把不滿投射在排斥裝扮上。

九年前外祖父母幾乎同時辭世,這幾年我們三姐弟紛紛完成學業,移民到風光明媚的溫哥華之後,媽終於擺脫內心的障礙,她開始覺得買幾件漂亮衣服來穿也是很喜悅的。

這份欣喜並沒有持續多久,四個月後媽身體不適,檢查出腹部有個十公分腫瘤,在沒辨法做任何治療下住院十七天即去世。

臨終前,她用青春歲月拉拔長大的四位舅舅圍站在床邊,問她可有話交代,媽吃力卻聲音微弱地要大家凡事莫計較、莫記恨。

在母親走後幾個月,心情漸漸平靜,我上街給自己買些彩妝和流行服飾,這些本來一直很喜歡,卻壓抑著不去接觸的東西。

只是每當夜深人靜,想到母親一輩子在衣著上近乎清貧的態度,仍會悲從中來、淚溼滿襟。我深深為她感到不平與不值。

回憶著那個坐在房內,享受買了新衣樂趣的晚上,聽她不動氣地將那不美好的往事娓娓道來,窗外月明如鏡,皚皚白雪映在她臉上,這一幕竟如電影停格般烙印我心中。

出處:把這份情傳下去(蔡宗玲)
本站已經搬家了,欲查看最新的文章,請至 G. T. Wang 新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