殘照 -- 把這份情傳下去

雪白的病床上躺著一個枯瘦的老人。他怯生生地環視四周,老怑駝著腰忙著安放帶來的東西。

「還是你行嘛!阿富他娘。」

他怠歎著,真不敢相信比自己大三歲又有先天糖尿病的阿富他娘,已經伴自己在田裡辛勞四十多年了,而他卻先躺下來。不過阿富是個孝順的孩子,即使自己先走一步,他娘的晚年倒可以不用自己操心。

他突然想到了什麼,「喂!阿富怎麼最近不來信?」

「你就是會窮操心,所以才病倒,

前天不是才收到阿富按月寄來的錢嗎?」



聽老婆子一說,他心裡舒暢多了,很快的就進入了夢鄉。這時,護士來喚老婆子去。他這一覺睡得很甜,夢中他上了阿富的船,彷彿聽到阿富對他說:

「阿爸,再過幾年我就不幹船員了,那時我就可以長久陪伴你和阿媽了。」夢中他笑了起來。

老婆子回來了,坐在床邊凝視著他的臉,「這個時候還會笑!」她喃喃地說著,一面用手背揩去淚水,剛才醫生的話又彷彿在她的耳邊響起:「你先生得的是癌,肺癌,長的話還有三個月的時間。」他己經沉睡了很久,不知什麼時候,他被一隻小手搖醒,原來是鄰居唸小學的秀玉。

「陳阿公,媽媽要我把信送來,好像是限時的。」

說完掉頭走了。老人興奮的接過碧藍的郵簡,「阿富來信了!」他一味地想著,努力把頭架在床頭的欄柵上,不看看信封就攤開來!
陳先生:
令郎陳富貴君於X月X日執行勤務時不慎落水殉職,
本公司決以長期支付方式將撫卹金按月寄至府上,特此奉告
XX海上貨運公司XXX上
老人堅捏那張郵簡。他是連悲哀的時間也沒了,絕不能讓阿富他娘知道,這是他能為她做的最後的一件事。

然而,他聽到了老伴的腳步聲漸漸地接近......。

剎那間,腳步聲夾著人聲變得嘈雜零亂起來,他彷彿看到一堆白色的影子倒過來,感覺自己的頭被人扳過來扳過去......,不多時,所有的聲音和影子又漸漸飄遠......。

他當然不會聽到一個護士細聲地自言自語:

「他為什麼嚥氣那麼快?」

他像是在熟睡中一樣抿著的嘴邊扣有一絲笑意。

「阿富應該看看他阿爸過去得多安祥!」老婦人想。

也許他真是笑著的,因為,誰會想到他神不知鬼不覺地把那訃告--

他們獨子喪生的紙張揉成一團,貼貼實實地藏在自己的喉嚨裡了呢。


出處:把這份情傳下去
本站已經搬家了,欲查看最新的文章,請至 G. T. Wang 新網站